Category: Film Criticism

《色·诫》和《花样年华》的比较

《色·戒》和《花样年华》是两部让我感动关于爱情的电影。拿这两部电影做比较的时候,最明显类似的地方就是他们两对男女都通过假装来掩饰他们深藏的感情,但是过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却通过这个“假装”游戏而两情相悦。固然两部电影人物的假装本质有所不同——在《色·戒》里出现的王佳芝必须掩饰她真正的身份,不能向易先生暴露她“假装”的状况,而在《花样年华》里出现的苏太太和周先生的假装都是正大光明——但是这两部电影提出相似的问题;鬼迷心窍陷入一段不伦之恋时,真情和假情难以分辨出来,因此可能最好的表演就是演员也不知到真实到底是什么? 这两部电影的人物都很寂寞,因此他们都渴望真正的联系和接触。他们也都处于比较糟糕的环境,并且他们对自己的情况心存不满。然而他们追求对象表层的原因和他们对假装的态度截然不同。因而他们情感积累的过程有所不同。 周先生和苏太太的爱情不那么冲动,他们不是通过性关系相爱,而是通过分享价值观念。他们两个人的性格都中规中矩,况且他们有着共同的原则:“我们不会好像他们一样。” 虽然他们假装调情,但是他们的关系确实就完全跳跃“调情”的层面,马上达到更为舒服的层面。他们的关系的基础就是真正的友谊,互相帮助从伤害和寂寞的感觉摆脱出来。 [more…] 相比之下,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爱情是完全通过性关系体现的。他们生活充斥着谎言和背叛,因此他们只能在发生关系的时候才总算脱离生活的压力和谎言。这些难能可贵的时刻都慢慢地积累,给他们留下一个潜移默化的影响,使他们肉体关系升华为心灵接触。 特别有意思的方面就是在《色·戒》里,易先生和王佳芝虽然一直在假装,但是他们意识到了也承认他们感情的改变。在《花样年华》,周先生和苏太太达成共识地假装,不过他们却意识不到他们行为的意义。他们最初假装的用意是进一步了解他们对象为什么会背叛他们,之后变成能跟他们(假装的)“对象”在一起,最后就是跟一个有同感的人在一起。这个微妙改变的过程慢慢地使他们不知不觉地两情相悦。最后,以前的原因都不再重要。他们终于能够承认他们的感情,但是无法实现。 无论这两部电影的两对男女的爱情基础再怎么不同,他们的结局都是一个有情人难成眷属的悲伤故事。在《色·戒》里,王佳芝最终不但没有杀死易先生,反而背叛了她的组织救了易先生的命。在某种意义上,她的选择意味着这两部电影其中的关系,最“假”的关系终究就是最“真”的关系。 周先生和苏太太最终不能为了爱情摒弃自己的道德。如果导演为了符合观众的希望而让电影的人物有这样的结局,那就是超出人物性格的界限。他们两个人称得上诚实和忠诚的人,他们很重视荣誉所以宁可分手,也不要飞短流长。不过,我觉得可能最深层的原因跟他们感情的出发点有关系。如果他们最后私奔,那他们就是“好像他们一样”。但是他们两情相悦原的原因恰恰与此相反。他们的爱情就会陷入一种悖论。 总而言之,我觉得这两部电影鼓励观众质疑爱情到底是什么,而且什么样的感情是可靠的。

大红灯笼高高挂;处于空间的控制

我最近再次看《大红灯笼高高挂》。我为何喜欢那么冷漠的一部电影,一部没有能吸引观众的同情的正面人物,甚至连一个清楚的反面人物都没有的电影?虽然这部电影也没有让我热泪盈眶,但是它仍使我的脑子翻来翻去地思考,不但思考这部电影的内容有什么含义,而且思考它为什么给我留下那么深的印象。在我看来,《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艺术效果就是来自于张艺谟既仔细又谨慎的拍摄方法。之所以这部电影能称之为杰作的程度,是因为每一个场景都彻底地体现故事的进退两难;那就是一个压迫性的,自我繁殖的制度。 《大红灯笼高高挂》小型的故事表现一个家庭的太太们有什么关联,但是它大型的故事描述一个制度对这些太太的压迫。我们的世界到处都有不同的制度。我们世界的井然秩序都依赖可靠制度的存在。但是人类也轻易地陷入这些制度创造的陷阱。好像官僚主义一样,有的制度自成体系,剥夺人们自治的权力。《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开头和结局前后呼应足以表现这个故事关于传统制度和父权制度不断持续的循环。不管什么样的女孩儿进入这个制度,她们都为制度所吞噬。连一个女性,包括三太太,都不能逃脱。 这个制度的压迫体现在院房的空间,和张艺谟严谨的拍摄方式。首先,张艺谟每一个镜头都拍得小心翼翼,每一个镜头的位置都是按照严格的几何线摆的,因而前后呼应的镜头常常出现。其次,每个镜头的内容很少,颜色很少,人物很少。况且摄影机的机位没有任何头脑发热的时刻。摄影机很少追随人物的行动 ,甚至可以说摄影机漠视人物的行动。 [more…] 这样反复性的,过分控制性的拍摄方式创造一个压迫感。虽然电影故事的负面人物被掩盖,但是拍摄方式足以反映出院房弥漫着阴险的气息。电影里的镜头,镜头里的场景,场景所体现的制度,都拦住个人,久而久之,把他们转换为工具。举四太太为例。她到达院房的时候,她的性格又独立又很坚韧。但是她快速地发现,她新的家不容她保留任何一个个人的痕迹,如她的笛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三太太能保留一些令她怀念她以前的生活的痕迹,即她的京戏面具。但是最后,院房的制度对三太太不再手下留情。其中院房的太太们, 没有一个能真正地执掌自己的命运,权力掌握在传统制度的手中,毫无反叛的余地。最后,因为四太太的个人,她的独立,和她的童心都被消失殆尽,她被逼疯了。 《大红灯笼高高挂》所描绘的情况算是一种极端的例子,然而我们的生活的确也是被各种各样的制度控制的。我们对大部分的制度习以为常,因此,像四太太一样,我们也不能从我们生活中负面的制度摆脱出来。 Another interesting piece on the film, courtesy of RunPunch. 另外关于这部电影文章,来自于RunPunch.

Floating Social Media Icons by Acurax Wordpress Designers
Visit Us On TwitterVisit Us On FacebookCheck Our Feed